• 人民日报记者眼中的70年:用镜头记录中国 2019-07-18
  • 全力以赴,聚焦盛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 2019-07-13
  • 融众资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小青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7-13
  • 非常之力 恒久之功——山西大力推动国企国资改革和转型发展——黄河新闻网 2019-07-08
  • 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不是人类劳动成果,没有价值,买房者不应支付土地费,房价之所以虚高,是因为买房者支付了不该支付的土地费。 2019-07-08
  •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英文翻译团队:让中国声音被更多人倾听 2019-07-07
  • 从追赶时代到引领时代——从深圳发展奇迹看中国改革开放40年 2019-06-30
  • 凤凰网房产就做不同 ——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06-30
  • 原来这小菜竟能让癌细胞自杀 以后可要多注意了-美食资讯 2019-06-25
  • 观星地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25
  • 首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 “冷门”电影集中亮相 观众大饱眼福 2019-06-20
  • 暑期又刮国漫风 《风语咒》发崛起版预告 2019-06-17
  • 悬崖边上一座诡异屋子 一面墙内陷竟现神秘洞口 ——凤凰网房产 2019-06-16
  • 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 2019-06-15
  • 宝沃推全新纯电动SUV最高时速150km 2019-06-11
    您的位置: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九阳淫经
    九阳淫经

    福建体彩22选5今天晚上开奖公告:九阳淫经

    一、陨落

        山巅云海,纯均台,氤氲雷鸣,九阳天。

        一根方圆百里,不知其高,如山峦般的石柱直立苍穹,石柱从远处看便是一根巨大的阳具,阳具上接九阳天,下连純均台,乃通往上三天之道。

        此刻,純均台上一片腥风血雨。

        「楚阳,交出仙根饶你不死!」

        「楚阳,紫阳天龙这种帝根怎是你这种垃圾能够拥有的,交出来!」
        「楚阳,你这个废物,拥有神物这么多年,毫无进展,纯属浪费,还是交出来吧!」……

        純均台中央,浑身赤裸的楚阳紧紧的抱着一个同样不着一丝的女子,两人的身上满是血迹,周围数百丈内,布满残肢断臂,围在他们周围的男男女女,眼中却依然充满了疯狂贪婪的神色。楚阳看着怀中已经奄奄一息的女子,眼中流露出万分的愧疚跟悲伤,拢了拢女子凌乱的鬓发,轻声道,「轻舞,对不起?!?br />    女孩颤动了一下,埋在楚阳怀中的臻首抬起,淡淡红唇露出一丝笑意,一时间风月也因之失色,探出纤纤玉臂,一双沾着血迹的小手抚上楚阳的脸,「楚阳,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你的妻子,而不是你练功的道具,答应我……?!?br />
        「我答应你,轻舞,你要做什么!不……?!?br />
        随着莫轻舞手中掐起一个繁奥的手诀,楚阳深深探入她下体的阳根忽然一紧,
    就像被千百双小手同时握住,他把住莫轻舞的胯部,拼命的想要将她推开,但两人的身体就像完全黏住了一般,与此同时,一股精纯到极点的至阴之力从楚阳的阳具流入身体,他身上的创伤瞬间修复,一股磅礴的气息从身上涌出。

        「她要用真阴补阳!是,是九阳破天……?!?br />
        「大家上,不要让他突破……?!?br />
        一声声惊叫声响起,楚阳黑发飞舞,身后忽然出现了一根虚幻的阳具,巨大的阳具与身后的通天阳物呼应着,颤动着,好像在搅动风云欲破九天。

        「轻舞,住手,不许你这样做!楚阳,你这个混蛋,让她停下……?!挂桓錾碛懊偷卮尤巳褐蟹沙?,大吼着向着楚阳冲去。

        「二哥……?!鼓嵛枘剜簧?,转头看去,嘴角露出一丝苦涩,随着那身影的吼叫,让无数人疯狂迷恋的娇躯化作飞尘,消散在天地之间。

        「不……?!挂簧嗖业暮鸾写映艨谥蟹⒊?,一条红色的曼妙人影,似乎在脑海中闪现,越来越是清晰,慢慢的红袖轻扬,冥冥中,似乎有飘渺的音乐响起,而那曼妙身影,就在一片虚无飘渺中缓缓起舞。

        紫竹林中受伤,相遇,自己半强暴的得到了她的身体,从此度过了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虽然只有仅仅月余,但自己的功法却要破情,于是,某天早晨,义无反顾的走了,之后的每次相遇,楚阳逼迫着自己,仅仅去享用她的身体,用她的玄阴玉穴修炼自己的功法,为了断情绝性,他甚至将她功力封住扔到妓院,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肮脏的男人在她身上肆虐……

        现在想来,所做的一切,就如一把把利剑插入心口,如万箭穿心。
        莫轻舞,自己入情破情的女人……。

        「原来,我没有,没有破情……?!钩羿杂镒?,一口鲜血喷出,虽然身体此时从未有过的强横,但他却感觉生命在飞速的逝去,悔意在心中蔓延,转过头,看着停在半空中一方巨石上的男人,他忽然明白了一切。

        莫天机,自己的至交好友之一,原来是他,是他出卖了自己,早该想到的??!

        竟然是轻舞的二哥!

        「楚阳,你!你该死!」莫天机眼中涌动着如火烈焰,说完退回,隐在了人群之中。

        「不错,我是该死!」楚阳眼中的神采越来越淡,喃喃道,「轻舞,等我,若有来生,我宁可不要这九阳仙根,宁可不报仇,也要跟你在一起……?!?br />    「大家上,杀了他!」吼声起,人群如狂涛一般扑了上来,楚阳一声长啸,眼中满是死气杀气,九阳功法奔走,胯下紫色狰狞的阳具激烈颤动,一根几乎凝实的阳具虚影拉长千丈,带着楚阳如长蛇利剑杀入人群。

        「??!我的功力被压制了!」

        「我的也消失了三成!」

        「怎么回事,我,我提不起力气……?!?br />
        一声声惊叫,一片片血雨。

        「闪开!」眼见楚阳就要杀出重围,一声吼叫,人群中天地元气一阵涌动,忽然出现了三个女人阴户的影子,影子慢慢凝实,雪白如玉的蜜贝,娇柔粉红的缝隙,带着露珠的充血肉芽……,虽然被放大了千百倍,依然是那么诱人,纤毫毕现。

        三穴合一,颤抖着出现在楚阳将楚阳肆虐的阳具虚影包裹,正杀的双目血红的楚阳身体猛地一颤,低头看去,阳具上空无一物,但他却明显感到一层层温热紧凑的褶皱将自己的阳物慢慢包裹,不停的紧锁律动,伴着巨大的吸咂之力,瞬间,在场的所有男人心底的欲望被挑起,被压抑的功力忽然恢复。

        人群分开,千丈之外,三个浑身潮红的曼妙女体被三个男人抱着出现在了楚阳眼中,三双完美白嫩的玉腿完全打开,三个雪白的阴户完全暴露,阴户大开,汁水淋漓,似是正被阳具插入一般,甚至能看到穴内蠕动的鲜红嫩肉。

        「妙龄,泪儿,诗诗……?!钩粢豢诮谐隽伺说拿?,这几人都是自己占有过的女人,他怎么会不认识,三个女人后面的男人更是让他无法置信,顾独行,董无伤,罗克敌,自己的至交好友。

        随着三个女人的一声声娇吟,楚阳感觉自己的阳具动作越来越迟缓,陷入了一片泥泞之中,看着他们身边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笑意的莫天机,楚阳张了张嘴,呼吸急促的吼道,「为什么!」

        「哈哈……,为什么?」莫天机狂笑一声,「你自己说呢?这都是你的好友,
    但是你做了什么?为了那狗屁的神功将自己好友的女人霸占,又弃之如敝屐,还有我的轻舞……,楚阳!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

        「不!我不知道,不知道她们是……?!箍醋怕蘅说?、顾独行、董无伤眼中的恨意,随着下体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袭来,楚阳身体一颤,狰狞的阳物一股股浓白的精液喷涌而出,同时,他的眼、耳、鼻、口流出一道道血迹,想要惨笑,想要自嘲,但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好像已经失去了一切力量,不能思考。)
        「这一生,真是失败啊……?!顾孀攀澜9夥衫?,楚阳一声叹息,闭上了双眼,他的身体慢慢倒了下去,一道耀眼的光芒从他的阳具上射出,在空中一闪,化作千百道长虹……

        …………

        某市出租屋内,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男人坐在电脑前,眼睛死死盯着屏幕,喘着粗气,双手不断的运动着,屏幕上,一个身段如水的女孩正撅着雪白的屁股被一根粗壮狰狞的肉棍从后面狠狠的进出,她放荡的浪叫着,水蜜桃般的玉乳随着啪啪声前后甩动,乌发甩动间露出了她那倾国倾城的容颜……。)

        雨柔,名字如同她的人一般的美,看着那属于自己的小穴被一个陌生男人的肉棒肆意的进出享用,干的淫水直流,楚阳的脸上一片狰狞。

        毕业仅仅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便将三年的感情化为乌有,两天前,她说爱上了别人,楚阳还以为只是开玩笑,今天便收到了这个U 盘,想到从今以后,别人的大肉棒将代替他操她,享受她的呻吟浪叫,把满满的精液灌进她的小穴,而自己就只能永远对着这个视频打手枪,楚阳心中的怒火一浪高过一浪。)

        「臭婊子,你这个骚货!为什么,为什么……?!钩舸蠛鹱?,用力的撸动着,欲火跟怒火将理智淹没,根本没有发现此时自己的不正常,他的体温如同火焰,越来越高,原本帅气的脸变成了猪肝一般的火红。

        发现的一刻,一切都已经迟了,看着自己的阳物透出淡淡的蓝色,看着自己的手开始燃烧,感受着肌肤上的火热灼痛,他猛地冲向了洗手间,跳进了浴缸里,浴缸的水将身体包围,火焰却越烧越烈,他的身体开始抽搐,意识开始模糊。)
        「妈的!老子竟然死的这么悲催,雨柔,你这个骚货!心~~好痛,如果有下
    辈子……?!箍醋疟诰抵谢鸸馑纳湮砥诘脑「?,楚阳的最后一点意识也最终湮灭。

        二、轮回

        「轻舞……?!钩裘腿患湫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茫然的看着周围,木床竹屋,古色古香,熟悉而又陌生。

        「轻舞是谁?雨柔!干!头好疼,我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死了吗?」

        楚阳抱着头,四处打量着,一段段记忆涌进脑海,紫竹林、下三天、莫轻舞、
    純均台、出租屋、风雨柔……?!感暮猛础?,我是,我是楚阳,不!我不是,妈的,我是!」两段记忆交杂在一起,楚阳脑子一片混沌,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懵然之间再次昏迷。

        「师兄,师兄,是我不好,呜呜,你快醒来吧,我,呜呜……?!?br />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呜呜哭喊声将楚阳惊醒。

        「谈昙!我靠,这么丑……?!钩粽隹?,看着眼前哭的稀里哗啦的男人,
    两个声音同时在心中响起,慢慢合为一体,眼前的男人确实够丑,眼睛很大,但几乎拉到了耳朵,眉毛很挺,但一上一下,嘴巴好看,但这么一张樱桃小口……,楚阳笑了,眼前的男人他再熟悉不过,自己的师弟谈昙。拥有二十一世纪观念的楚阳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武力为尊的世界,他真的分不清哪个是自己,但很明显,自己就是他,他就是自己,自然,拥有两人所有记忆的九阳天楚阳也接受了。

        长长舒了一口气,将所有的不适跟思念压下,笑骂了眼前哭的稀里哗啦的谈昙几句,楚阳再次闭上了眼睛。楚阳思索了三天,心中又忧又喜,喜的是自己回到了十年前,或许可以改变前世不堪的种种,忧的是,另一个世界中的父母,另一个世界中的她,有时候他都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但他很清楚,这不是梦。

        「算了,就这样吧!有些事,还是要做的!」苦笑一声,看了一眼正在旁边酣睡的谈昙,楚阳悄悄离开了床铺。天还是黑蒙蒙的,楚阳来到了紫竹林外的石崖之上,稍稍站定,收腹挺腰,沉静了片刻,手脚动作渐起,不过半小时,身上已经开始冒出白蒙蒙的雾气,收功之后,只觉神清气爽,身体一阵飘然。

        「这个世界果然奇妙!奇妙什么?一直不都是这样吗?」两种不同的情绪让楚阳一阵莞尔,想到记忆中的那一个个如梦如幻的美女,感受着因为练九阳奇功而变得粗挺异常的阳物,楚阳大笑一声,「风雨柔,你算什么!美女们,哥哥来了,等着我!」

        笑着飞身而起,一跃十几丈,一个小时之后,出现在了聚云峰,上一世,楚阳便是在这里得到了九阳剑第一节,这一世,他怎么可能不取。

        还是那个山洞,聚云峰所有人都知道,但却没人想到,这里会藏着让九阳天闻之变色的神物,几十米的甬道,很快走到尽头,楚阳仔细打量了一下,拿出随身携带的宝剑,一阵乱石纷飞,铮的一声鸣叫,一点光芒从洞壁之中飞出。
        楚阳不慌不忙运行九阳功法,那点光芒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在楚阳身边环绕一周,猛地向他的胯下钻去,一阵剧痛过后,光芒消失,冰凉的气流从火热的阳物瞬间流遍全身,九个循环之后,长舒一口气,感觉着经脉之中传来的那种极度的弹性和柔韧,就如同打不破的皮球一样的感觉,让楚阳大喜过望。

        欣喜还未过去,忽然,一个声音在脑海深处响起。

        「剑道无情,屠戮天下;剑道有情,心念苍生。有情无情,在乎一心……?!?br />
        「有情,无情,无情……?!钩舻袜?,脸上时而痛苦时而欣喜,短短一瞬,好像经历了十载,想起自己上一世,一路修炼艰难,终于不惜以邪门功法促进,以杀戮入剑道,为修这无情剑道做出的种种,一时间,泪流满面,「轻舞,我这一世,再不会成为剑的奴隶……」

        …………

        朝阳初生,紫竹园外,来了两个人。一少年,一少女。两人都是白袍迎风,衣袂飘飘,在一片紫色如海的竹林之中,显得更是卓然出尘。

        少女也就十七八岁年纪,眉目如画,容貌绝美,身材高挑,脸上一片恬静,看似柔弱,但却有些英姿飒爽,看似刚强豪迈,但却又给人婉约如水的感觉,少年剑眉星目,英俊潇洒,但脸上,却带着一种强自压抑的傲气,郎才女貌,堪称绝配。

        「锁云峰门下李剑吟、聚云峰门下弟子乌倩倩,奉师命求见孟师叔?!拱滓律倌暄锷祷?,少年又叫了一遍,还是没有回音,不由皱起眉头,「这紫竹林都是死人不成,怎的连个说话的都没?!?br />
        「李师兄慎言,莫引起孟师叔不快!」少女皱起眉头,轻声道。

        「孟师叔,嘿嘿……?!股倌昕聪蛏倥?,轻浮一笑,四处打量了一眼,右手落在了少女白袍下的翘臀之上,一边揉摸一边说道,「没人正好,跟倩倩妹妹还未在这里玩乐过呢?!?br />
        少女吓了一跳,急忙推开少年的手,鬓发下的小脸涌上一片红晕,「李师兄,
    你~~你自重!我~~我已与石师兄订婚?!?br />
        「石千山,那个混蛋凭什么得到你,凭什么!」少年的手被打落,眼中出现一抹怒色,「他不过是一个巧言令色,走了狗屎运的乡巴佬,如果我能得到千年血参,早便可以突破武者进入武师,倩倩,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br />    少年说着拽着少女的手就向旁边的竹林中拉。

        「不要这样,我,我跟你有什么感情,都是你强迫我而已,你跟石师兄有什么区别,真的不要,你再这样,我~~我动手了……?!股倥涣辰辜钡ㄇ拥目醋胖芪?,没有发现一抹影子在她转头的瞬间消失在了巨石之后。

        「开始是我强迫与你,但是后来呢,锁云峰后山来找我的不是你吗?师妹,不要否认了,你是喜欢我的,石千山,他一个三十多岁的乡巴佬,他配不上你…
        …?!?br />
        拉扯之间,两人已经到了紫竹林中,邬倩倩被李剑吟压在一株碗口粗细的紫竹上,右手在乳房上大力揉捏,隔着衣袍也能看到那不住变幻形状的丰满,左手则伸入了白袍裙摆之下,一双纤长的美腿若隐若现。

        十几丈外的巨石之后,一身土灰,刚刚从聚云峰取回九阳剑尖的楚阳瞠目结舌,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如此惊人的一幕,听到这样隐秘的事情,美丽的师姐,天外楼的第一美女邬倩倩,竟然跟李剑吟还有这种私密。)

        更让他震惊的是,邬倩倩竟然跟石千山订婚,上一世的记忆一点点泛出,师姐对自己的浓情爱意,天外楼遭强敌入侵,为自己挡住必杀一剑的绝望眼神,石千山的毒辣阴险,虚伪做作,如果不是他在最后给师傅下了毒药,师傅也不会…
        …。

        虽然石千山最后也毙命当场,但这恨怎么能够消除,若不是事实摆在眼前,若不是亲耳从师姐口中听到,楚阳怎么也不会相信。)

        「难道,上一世只不过是一场梦?那轻舞……,不!不可能!」楚阳撩起裙摆,解开裤子,看着九阳第一节那锐利的锋芒,想着二十一世纪中的种种事情,楚阳心中有了一些猜测,或许,这只是一个平行世界,而不是原来的那处时空。
        铮的一声响起,将楚阳从思绪中带出,只见十丈之外,衣衫不整的邬倩倩擎着长剑抵在李剑吟的胸口,「师兄,你不要逼我!」)

        「呵呵,师妹如果下的去手,那就来吧……?!估罱R骺戳丝瓷亮恋慕<?,身体慢慢向前凑去。

        「师兄,你,你不要这样,明白告诉你,我喜欢的不是你,也不是石师兄,跟你做那种事,只是,只是因为只有你才会对我那样,现在石师兄也能满足我,而我们也已经订婚,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冠毁槐咚当呦蚝笸巳?。
        「不见面可以,除非,你杀了我!」李剑吟猛地又走了一步,而邬倩倩被一棵紫竹挡了一下,剑尖瞬间没入了李剑吟的胸口,在雪白的衣袍上映出一点嫣红。)
        「师~~师兄,你这是要做什么,我们这样如果被别人知道,那我,呜呜……?!?br />
        长剑落在地上,邬倩倩双眸泪花闪动。

        「怎么会有别人知道呢,我们这几年,做了那么多次,又有谁知道?」李剑吟上前,将邬倩倩揽进怀里,他的手慢慢的从她的腰部滑落到臀部,并且轻柔的抚摩着,另一只手撩起了自己的衣袍下摆,一根凶猛狰狞弯曲如勾的阳具出现在斑驳的阳光之下,他一边说一边捉住了邬倩倩的手,摆弄着她的纤纤玉指落到了上面。

        三、紫竹情事

        或许是李剑吟的痴情,也或许是他的调情手段,邬倩倩虽然仍旧喊着不要,不断挣扎,但明显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坚定,小手开始在那向上完成了一个硕大弧度的肉棍上撸动起来。

        「师妹,哦~~好舒服,石千山那老东西的肉棍有我的厉害吗!嘿嘿,告诉你
    个秘密,我的这跟可是有讲究的,乃是十大名器中的雁颈棍,若是找到合适的功法,,修炼个三年五载,不说你们女人要俯首称臣,便是男人见了,在我的威压下,功力也会大打折扣……?!估罱R髑孜亲炮毁蝗峄南买?,渐渐向上,不停的亲吻着,一只胳膊箍住她的腰,将她紧紧贴在自己的身体上,嘴巴滑向晶莹的耳垂,一边呼着热气,一边轻声道。

        「你,你胡说,哪里有这样的功法,??!」邬倩倩脸色变得赤红,感受着手中粗烫的火热,还有李剑吟在腰间臀肉上滑动的大手,熟悉的异样感觉在心中涌出,她的身体开始发热,忍不住一声呻吟?!冈趺疵挥?,九阳奇功,紫阳天龙那也是传说吗?」李剑吟抽动着屁股,配合着邬倩倩的撸动,看着她那清新绝美的脸蛋,只觉身体都燃烧了起来,在邬倩倩屁股上的手猛地下滑,隔着衣裤摸上了那一片温热的地方。

        「那只是,只是传说而已,啊~~不~~啊~~不要?!顾淙桓糇趴阕?,邬倩倩还
    是被摸的娇喘起来,翘臀猛地后翘,将李剑吟的手压在了身后的紫竹上,那娇媚的样子,也不知是让他停下还是更用力点?!复??嘿嘿,若只是传说,就不会有现在上三天的九大家族了,听父亲说,你的穴好像也是宝贝呢,叫什么,哦~~是三江春水,父亲说这样的宝穴可是九阳剑主的最爱,你说,我会不会是九阳剑主在世,哈哈……?!估罱R髟剿翟叫朔?,开始不满足于仅仅隔着衣服摸弄,边说就要解邬倩倩的衣袍。

        「什,什么三江春水,你,你怎么能把我们的事跟李伯伯说,不,不要脱衣服,就,啊~~就这样……?!埂冈谖颐媲盎棺笆裁窗?,我的好师妹?!估罱R魍嫘苏?,哪里会管这些,双手用力一扯,长袍衣襟被扯开,向后褪下到了腰部,如玉般的香肩闪动着诱人的光芒完全展露,红色的肚兜也裹不住那露出半边的丰满浑圆,这让不远处的楚阳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前世的他跟邬师姐的爱一直朦朦胧胧,直到邬倩倩为他而死,他也没见过她的身体,甚至连手都未牵过,未来世界的楚阳虽然阅尽A 片无数,但那些女人怎么比的上这出尘脱俗如同仙子般的古装美女。

        楚阳一直不知道自己对邬倩倩到底是什么感觉,也从未表露过爱意,心中唯有的一个女人也是莫轻舞,但此刻,看到她在李剑吟的玩弄下娇吟不息,动人的玉体被上下其手,樱红的小舌跟他人恣意纠缠,手中还握着一根狰狞的阳具,他的心乱了,痛了。

        「你,啊~~我哪里装了,你不要,不……?!?br />
        「嘿,还说没装!」李剑吟一边说一遍拉开了她的小手,强行将裤子解开,眼睛死死顶在那慢慢展露的神秘之处,「你跟我父亲在密室中行房,以为能瞒过我吗?」

        「你,你们……?!?br />
        「不要慌,我没有别的意思?!估罱R鞴虻乖诘?,看着颤抖的双腿尽头那濡湿晶莹的绝美之地,伸出手覆上柔软毛发下的雪白隆起,低声呢喃,「父亲说,你的玉门紧窄,淫水汹涌但不宜流出,阳物浸泡其中会异常湿热滑腻,乃是穴中极品,且有三珠隐藏于花心,平时不显,情动时才会使其凸露出来,普通人根本无法享用,或许刚刚进入便会丢盔卸甲,他不也是在你穴中呆了片刻便射了吗?」
        「不,不要说了,师兄,我,我受不了了……?!?br />
        「为什么不要说,父亲说你这样的女子,除非同样名器根本不能满足你,便是我也只是让你刚刚尽兴而已,更别说石千山了,嘿!他那样的男人,真的能满足你吗?」李剑吟举起了邬倩倩的一条腿,尽情的欣赏着她那饱满结实的紧凑之地,「你会不断的去寻找男人,不是你生性淫荡,而是天意如此,直到你找到那个人为止!」

        「不是这样的,啊~~我,我要跟石师兄成亲的,我不是,啊~~不要舔,那里,
    啊……?!?br />
        「想不到,这里的人竟然也这么有情趣!」楚阳低喃着,茫然的看着身上衣衫半解,几近全裸的完美玉体,看着肚兜下让人喷血的三角地带,看着李剑吟的舌头伸出在那嫩红的穴缝上下勾动,不时用牙齿啃咬两片隆起的肥美,这样的刺激让他不由自主的撸动起了自己的阳具。

        李剑吟玩弄了许久,直舔的阴户上的毛发被口水沾湿成一缕缕,整个阴户闪动着口水的光泽才倏的站起,将嘴唇贴上邬倩倩鲜嫩的红唇,他张大了嘴,就像要把她的双唇生吞一般,激烈且贪的进攻,邬倩倩早已被玩弄的情动异常,也不顾他的嘴上还沾满下体的淫液,与他激烈的热吻着,跟他粗大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与此同时,他的手指也毫不客气的再次拨开温润的花瓣,向里面摸索。
        「嗯……?!冠毁槐兆糯椒⒊龈呖呵槎纳胍?,享受着身下手指在每一片花瓣上的细腻抚摸,享受着从鼓胀的小肉芽散步全身的酥麻,一双小手主动的攀上了李剑吟的肉棍,上下交错,大力撸动。

        「哦~~师妹,好舒服,你的小穴好紧,这段时间,我好想你,好想你……?!?br />
        李剑吟被邬倩倩的主动刺激的异常兴奋,,把沾上花蜜的手指直接插入肉洞里开始抽插,紧窄的蜜穴被手指进入,邬倩倩呜咽一声,整个人瘫痪在了李剑吟怀中,完全湿润的花蕊不停的抽搐,似是到了高潮,但让人惊讶的是,竟然没有流出一丝淫液。

        「师妹,你的穴真的太极品了!」李剑吟低下头,看着那紧紧筘着手指的小穴,手指徐徐转动,慢慢拉出,终于,一滴乳白色的液体从穴口滑落,将这滴来之不易的淫液用指尖接住,然后手指滑动,按在了同样紧凑异常的菊花之处,轻轻揉搓。

        「别摸那,太羞耻了,求你……」邬倩倩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两条修长柔腻的大腿颤动,诱人曲线的上方,高翘的美臀向后收缩,却碰在了身后的紫竹上。
        「更羞耻的都做过了,还惧怕这个做什么?!估罱R饕话呀焐亩嵌党度?,
    握住那丰润如玉的乳房,嘴巴将顶端的嫣红含进的口中,大力吸咂,同时下面的手指更是不停的按压,似是要钻进菊花深处一般。)

        「真的不要,好难过,啊~~啊……」粗重的呼吸,娇腻的呻吟从邬倩倩的喉
    咙深处发出,身上三处最敏感的地方被同时玩弄,她的理智一点点崩溃,忘记了这是在哪里,忘记了自己已经与人定亲,她用力的撸着下面的肉棍,不顾一切的向身下拉扯,「师兄,我,我受不了了,唔~~给我……?!梗?br />
        「嘿嘿,这样就受不了了吗?我早就知道,石千山那废物怎么能满足你!」
        李剑吟说着,更加用力的来回吮咋两个樱红鼓起的乳头,五根手指更是上下骚动,本就已经火热的私处在这样的狂轰乱炸下更加的火热起来。

        「啊啊~~唔~~啊哦……」邬倩倩如泣如诉的呻吟更加急促,小脸一片绯红,
    乌黑的刘海下,一双勾魂摄魄的眸子满是情动,她红润的小嘴大张着,像缺氧的鱼大口大口的喘息,一边低喘一边抬起一条美腿,勾住李剑吟的粗腰,屁股不住的向前耸动,「给我,师兄,给我……?!梗?br />
        「给你什么?」李剑吟的呼吸也同样粗重,他早已受不了了,不过为了彻底将她征服而强忍着而已。

        「给我这个,唔~~不要折磨我了,倩倩要这个,啊~~要师兄的肉棍,要师兄
    的大肉棒插进人家的小妹妹……?!?br />
        「那你告诉我,石千山的肉棍舒服还是我的!」

        「是你的,呜呜~~师兄的肉棍,啊~~人家每天都想,给我……?!?br />    「你不是不要跟我做吗?」)

        「倩倩错了,以后不会了,倩倩要师兄的肉棒,每天都要,啊……?!?br />    李剑吟的欲望早就到了极点,听到邬倩倩这样骚浪的叫喊哪里还忍得住,松开在阴户上肆虐的大手,捧起她的修长雪白的玉腿,挺起肉棒,对准被自己扣弄的湿淋淋的迷人之地,在邬倩倩的娇啼声中,腰部狠狠一挺,顿时整根没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