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语惊坛(5月29日):强化科技人才培养,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2019-10-18
  • 台湾青年:回同名村追寻“阿嫲的记忆” 2019-10-18
  • 林彬杨实地督导九江高铁新区规划建设工作 2019-10-1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2019-10-16
  • 万山“三明确”推进“一案一整改” 2019-10-16
  • 让合作共赢的雁阵飞得更高更远 2019-10-15
  • 常宁人武部炼虎气 强精神 谋打赢 2019-10-15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煤老大”渐行渐远 新动能清风徐来 2019-10-06
  • ——客观唯心主义哲学思想的幸福感和不幸福感则是:人的主观臆断的欲望能否在“神”的制约中满足“好”的感觉。“幸福”就是在“神”的制约中满足了人的主观臆断的欲望而达 2019-10-06
  • 这个声音在唤起我们心中的力量 2019-10-06
  • 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的三个关键 2019-10-06
  • 美国20岁说唱歌手在迈阿密中枪疑似身亡 2019-10-05
  • 世界读书日 山西推出245种优秀书目助力全民阅读 2019-10-05
  • 新疆铁路货运单日装车突破7000车大关 2019-10-03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9-10-03
    您的位置:今天的22选5的开奖结果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轮奸噩梦
    轮奸噩梦

    河南22选5走势图带连线:轮奸噩梦

    那是九月份的一个週末吧,已经记不得具体时间,有印象的是火车穿行在河川上,芦苇成片成片的在夕阳的餘辉下泛著绿光,傍晚的河风吹过,就向一个方向倾斜,感觉里面不知道有多少毒虫、毒蛇和癩蛤蟆。

      火车上没有见到「老鬼」那帮子人,车厢清静的似乎连火车行走的「哐啷」声都没有了。

      火车一到「老鬼」工厂所在的那个站,就见「阿蛇」他们在站台上向车厢里张望。停下后,他们就上来,直奔我过来,说是「老鬼」今天过生日,一定要我去一下,就十分钟,耽搁不了回家。

      我想著自己早些没告诉「老鬼」我结婚的事,可能伤害了他,就答应跟他们去一会儿。

      他的朋友叫「麻桿」,指的是他瘦,像个麻桿一样。他的宿舍离工厂远,却就在车站旁边,那是一栋只有两层的旧楼房,住的都是青工,週末晚上都回家去了,楼道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们这些哥们的怪叫乱喊声不时传来。

      宿舍有将近十个人,桌子并著摆了两张,上面用报纸包的,塑料袋装的各种吃食,剩下就是酒瓶和杯子。

      「老鬼」见我进来,并不高兴,我感觉有可能是「阿蛇」自己搞的鬼,但已经来了,只好由他们推著让著坐到里面靠「老鬼」的一个凳子上。

      有人提议我给「老鬼」敬个酒,我就用杯子给他端。他一口喝乾了,我并不想喝,抿了一下,但大家不饶,硬逼著我喝了。接著就完蛋了,每人敬我一杯,说头多得很,什么喝了老大的不喝他们的,就是看不起他们;更为难的是,「老抽」让我喝,说他生日上给个面子。

      喝了这些敬酒,我的脸就红了,头也开始轻飘飘的。我心里惦记著火车,不??幢?,感觉有十分钟了,就要走;
    「老鬼」已显出醉态,摇晃著就过来坐到我正坐著的这张床上,我想让让,突然就被他抱住。他把我揽进怀里,开始亲我,我也有些飘忽,也没怎么拒绝,任他摸著亲吻,兴奋逐渐随著酒精开始上升。

      就在这时,他的手又不老实了,往我裤子里伸。我再糊涂,这个可还是防得紧,敏感的很,就抓著他的手说:「不行,不能这样?!埂咐瞎怼估肟业淖?,脸色阴沉,像看一个没见过的东西一样贴近我的脸看了一番,然后就突然一下扑了上来,把我压到床上,开始往我裤子里伸手。

      我急了,用双手抓著他的胳膊阻拦,可是他的一隻手过来就抓走了我的两个胳膊,另一隻手已经进入到位置上。我骂他,但头窝在床角的被子缝里,骂不出来,夹著腿光是用力乱蹬。

      他的手已经摸到我阴毛那里,想伸下去,让我一顿蹬,加上乱扭屁股,使他达不到目的。

      他没的奈何,白费了一阵力气,鬆开了我,我一下坐起来张口就骂:「你是畜生,不是人?!蛊鹕砭拖胪庾?,可蹬了半天的腿软的刚站起来就又一屁股坐了下来。

      就在我刚落到床上的工夫,他一下又扑了过来。这次他有准备了,可能在短短的瞬间思量了作战方案,上来就把我的两个手抓住,快速换进一个手里使劲压在床上,另一个手去解我裤子。

      我开始真的害怕起来,想挣脱出手来,他就更加用力的握,捏得我骨头疼进心眼里。上身已经没办法了,只有继续蹬腿,并努力抬起头喊求饶:「不要啊,放开我……哎呀……呀……噢……」手腕处的疼痛使我不能继续央求,变成痛苦的尖叫。

      门响,好像谁进来了,我就喊:「救命……」可是还没喊出来,就被当头过来的一床被子压住了脸面。

      有人按著我的腿,我再也用不上力气乱蹬了,裤子被脱了,裤衩也脱了。这些我都已经顾不上了,眼前的困难是脸上的被子捂的太紧,我感觉喘不过气来。

      人的生存能力太强了,每次回想到这里,我就佩服自己。四五个强壮的男人压著我,我居然能把身子挣扎著使头偏著移到靠床的墙根,就在那直角的墙根,我用嘴呼吸著空气,连眼泪都忘记再流。

      我的腿被大字型分开,屁股在床上,腿在空中被人用力抱著。一个身体从我腿中间进来,摸了几下我下面,于是我又想起蹬腿来,使了几下劲,被掰得更开了,还不让弯曲,直直的好像是在劈叉,扯的胯骨骨头都疼。

      有人开始强奸我了,估计只能是「老鬼」。他的东西硬的想个铁掀把子,钻著就往里面顶进来。

      多年来,我看过好几篇描述强奸的文章,总是感觉不对劲,后来就发现问题出在开始,文章上的开始,都是很顺利的就插进去,可我的是太困难了。我那时已经结婚快一年了,对性并不陌生,而且每次和老公做,也都是很顺利,甚至可以说在非常兴奋的情况下,顺著身体重心就会滑入里面??墒窃谀歉鐾砩?,我就感觉那里没有了开口,乾涩的好像那个铁掀把子从底下要撕裂皮肤,重新开个口子。

      我疼的直哼哼,「老鬼」似乎也觉得不对,把棒子移开用手掰著我的阴道口重新来过。这次他成功了,插进半截子来,可是还是紧,还是疼。当他想抽动,却在拔出来后就又涩得进去不了。

      我的是肉,他的难道就不是肉,我疼他就能舒服?肯定不是这样,于是他们研究著,我就鬆了口气,眼泪立刻像泛水的泉眼涌了出来,顷刻湿了压在上面的被子,我想放声哭出来,可我还得呼吸,就那样开始抽动身体。

      没有人同情我,一帮子醉了的流氓痞子,可能早红了眼,谁还在乎我在干什么。

      我的阴部有东西喷上来,好像不多,又喷了一下,我就明白是有人在往我那儿吐唾沫,连续吐了好几口,一个硬棒就接著插进来。

      这次不疼了,那肉棒开始顺利的进出,我的头被向前的推力推的一下一下顶著墙壁,连续几十下之后我的头就开始疼,想挣扎手腕被抓著,就自己想著办法再往里面移动头部。

      实际上并没有地方移动,只是换了个地方挨撞。就在这个时候,下身又开始疼;开始感觉涩,然后就疼,这疼越来越厉害,到无法忍受的时候,我就又开始用浑身能使上劲的地方用力扭动,一扭动多少能缓解一下疼痛,于是我不停地扭动,就是他们压的再死,我都想著能动点算点。

      好在这种痛苦很快就结束,爬在我身上的人一下一下地抽搐著屁股再往我里面射精呢。

      当他离开我身体后,一切都平静了,我的腿被放了下来,脚拖在地下,抱我腿的人也走开了,就只有手还在控制中。我不想再挣扎,也没有力气再动,光是流眼泪。

      突然眼前一亮,头上的被子卷被「麻桿」高高举在手里,眼睛正盯著我看。

      灯光本来不是很亮,可我是从黑暗中猛然出来的人,就觉得很刺眼,赶紧闭上躲避。就在那睁开著到闭上的瞬间,我看见对面床上「老鬼」光著身子坐著,地上站著「麻桿」和另一个人,旁边床的另一角蹲著刚鬆开我手的「阿蛇」。

      房子安静的只有我的哽咽声,哭了一阵,我擦眼泪的时候,看到自己裸露的下身,就坐起来找裤子??阕釉诙悦娲采?,「老鬼」坐在那里抽烟,压著裤子。

      我想过去拿来穿,刚站起来,「老鬼」猛的起来,一步跨过来,就把我摁著坐下,他的面目是那么狞狰,看著我的时候,我不由打了个激灵。

      他用指头剁著我的鼻子,想说什么没有说出口,嘴里只是「你、你」的几声就停住,然后就在房子里走动。我低著头继续哭,能看见他晃来晃去的光腿,丑陋的鸡巴甩来甩去。

      突然,他在我面前停住,又用指头指著我鼻子,说:「就我这三个弟兄,都让干一次,我就让你走?!?br />
      这话一出,我的脑袋想崩了一样,身子一软就跪了下去。我抱住他的腿,大声地求饶:「好了呀,你放了我吧,我不告你,你放……我……走,放、我…… 走……」害怕和眼泪使声音抖动地说不下去。

      这时候,头皮一疼,我才感觉他抓著我头髮往起提,赶紧顺著站起来?;姑徽疚?,「啪」地一声,一隻耳朵就把声音隔离了,脸上立即烧刚刚地疼起来,吓得我连哽咽都不敢了,身子抖的发困。

      他一把抓住我的脖子,把我的脸抬起来,指头感觉就要剁进我眼睛里,说:

      「还想告我,他妈的,我就让十几个弟兄都操,操不死你了,你就去告,麻桿,去把他们都喊过来,弄死这个婊子埋到芦苇里算了,他妈的,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耍过,居然让这个臭婊子玩弄了?!?br />
      他骂著,发现「麻桿」并没有动,转过头朝「麻桿」胸部就是一拳,叫道:

      「他妈的,你没听见?」接著又举起了拳头,麻桿风一样跑了出去。

      我被一把搡倒在床上,就停著倒下的那个姿势,不敢动弹。

      「麻桿」带进来两个人,说别的人前面敲门想进来,没敲开,这会儿都回家了。于是,「老鬼」叫把门反锁了,指著最近的「阿蛇」,让他先开始,每人一下。

      「阿蛇」把手里的烟扔了,笑著说:「老鬼,真的假的?」「老鬼」瞪著发红的眼睛,骂道:「他吗的,你又没聋,还真当她是我的老婆?」

      听了这话,「阿蛇」就一跳下了床,开始站地上脱裤子,边脱边把头偏过来,对站在暖气片前的「麻桿」说:「哈!哥们,不好意思了,我先上了?!褂只赝犯诿趴诹娇沾采系娜舜蛘泻?。

      他往我身上爬的时候,我本能反映,又蹬了两下腿。却再次激怒「老鬼」,没看见他怎么提走「阿蛇」,就已经把脸弯到我眼前,只感觉脖子一紧,脸上随即在响亮的几个耳光声中失去了知觉,半天声音才从远处重新回到耳朵。

      「脱衣服,脱!」我也不知道他是在说谁,一骨碌爬起来就去解扣子,手抖的解不开半袖扣子,就听有人笑起来,然后大家都开始笑,我看了一眼他们,好像不是笑我。

      人在害怕的时候,连羞耻都会忘记。我脱了衣服后不知道干什么,又不敢看「老鬼」。多亏「阿蛇」及时地爬上来,才让我稍微的定了定神?!赴⑸摺沟募Π筒挥?,大家又笑起来,有人围过来看,我偷眼看「老鬼」,他背对著这里躺在门口的床上抽烟,我就感觉抖的没那么厉害了。

      「阿蛇」把我挪著躺到床上,就跪在我腿中间开始搓他鸡巴,我看著,觉得时间是那么漫长,好希望他快点硬起来。

      终于他趴下插进来了,我都为他舒了一口气。前面被射到里面,「七步射」进的时候就很顺利。他一边捏我乳房,一边像磕头虫一样点著脑袋,嘴里还「哼哧哼哧」地呼著酒气。

      大约十分钟时间,他就结束了,射完就下床穿裤子,这时旁边看的一个火急火燎地就爬上来。

      我已经不害怕了,也没有羞耻,就感觉这是我的工作,是个任务,还没等他爬到我中间,我已经挪著屁股给他对端了。

      当然,兴奋无从谈起,只是感觉有东西滑滑地插进来,下面撑开了,一会儿满一会儿瘪。

      轮到「麻桿」的时候,我才感觉下体不对,撑的厉害,看他低头看那里,我也看去,原来他瘦的皮包骨头,那个还大的了不得。他是整个趴在我身上的,还抱著我亲我耳朵周围,我不想让他亲,偏著头躲闪,就听他小声地在我耳朵边说著:「忍一忍,剩后面一个人就完了,老鬼喝醉了红眼,清醒了就放你走,要不还挨打,他都敢杀人?!?br />
      这是我当时听到的最温暖的话,眼泪就流出来,他边给我擦泪边搞我,于是快感也出来了,而且还在增加。

      感觉兴奋,有快感,人就开始有羞耻,旁边有人看,还伸手摸我乳房,我顿时脸红起来,把头转向墙壁。

      这傢伙时间还长得很,我想控制快感,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不是太丢人了吗??墒?,他瘦弱的身体好像有使不完的劲,一下比一下猛,一下比一下快,我终于忍不住开始扭动配合。

      旁边有人笑著叫起来:「搞骚了,搞骚了,快看!」我羞得头都没出藏,就用手捂著自己的脸。壮实的东西进来身体引起摩擦所带来的刺激很快顺著神经向腿上、身上蔓延。我顾不上捂眼睛了,只咬著牙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突然,「麻桿」停了,开始射精,鸡巴在我阴道里跳动著,喷出的液体有力的冲击著内心深处,我再也控制不住,「哦~~」地一声就呼出声来,高潮随即来临,一股一股地冲击著脑袋,昏头转向。

      当我从高潮中清醒过来,发现眼前的人已经换了,不是「麻桿」了。床边周围,人都围在那里,搓著自己的鸡巴,指指点点地大声说著,只是没有「老鬼」的身影,这让我很安心,同时觉得下贱、淫荡,非常非常的淫荡,于是兴奋再次起来。

      这个人只几分钟时间就完了,马上有人爬上来接手,我下体都不知道怎么样了,反正到处都是粘粘的东西。

      就在这个人完了,下一个刚爬上来的时候,「老鬼」的声音出来了,很大,吼道:「够了,有完没完,都几遍了!」

      我的心一下狂跳不止,那人离开我身体,跳下了床,周围看的也都不吭声,到床上坐著找各自的裤子。

      我不敢动,只并著腿躺著,腰困腿累,这么躺著很舒服。等他们收拾的穿个差不多,「老鬼」就说:「好了,好了,都回去睡觉?!褂谑谴蠹叶伎懦鋈?,就剩下我们两个。

      他走到对面床前,把裤子衣服给我扔过来,我找到裤头,坐起来想穿,才发现屁股下一片粘液,襠里摸一把手都成粘的了。我不知道擦在那里,又不敢给他说,他看出来,就一伸手,把不知道谁的毛巾拉下来扔给我。

      我跪起来,把屁股和阴部都擦乾净,然后穿上裤子和衣服,下床看他什么意思。

      他一个劲的吸烟,然后说:「都十一点了,回不去了,你就睡在这儿,明天早上我想办法送你回去?!股艉苋岷?,有懊恼似的灰头丧气劲。说完他就出去走了。

      房子就剩我一个人了,我不知道怎么办,站著呆了一会儿,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空白著,看见空床上放著我提的包,想起回家的事情,提起来就往外面走。

      打开门,刚走几步,就听门响,有人喊:「她走了?!刮铱寂芷鹄?,后面就有人追来,本来空白的脑袋马上紧张起来,一紧张,腿就软了,扶著墙跑,还没出大门,已经被人拉住。紧张几乎让我要崩溃,心里想,这下完了,他们肯定要杀死我,于是放开嗓子就叫,不是喊救命,也不是求饶,就是想喊,想发出大声。

      声音只出来一点就被人捂了嘴,然后拖著进了房间。

      他们把我放到床上的时候,我哆嗦的牙齿都无法合拢。他们商量著什么,最后,就都散去,留下「老鬼」。

      老鬼大声说:「你到哪儿去,半夜了你走回去啊,不怕狼吃啊,给你说明天送你,明天送你,没有耳朵吗?再说了,想告也得等天亮啊,派出所关门呢?!箍蠢此遣簧蔽?,我逐渐平静下来,不害怕了就伤心,眼泪又开始流。

      「老鬼」几下脱了衣服,在对面的床上躺下,躺了一会,听我不停地吸著鼻子哭泣,就把头转过去睡,一会,跳下来把灯关了。

      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一会想起我爸妈,伤心一阵,一会想起老公,又伤心一会,就连单位的同事都能想起来,经常坐的工交车售票员也能想起来,觉得是那么亲切,那么好。

      最后黑暗都适应了,能看到一切,就觉得累、睏、浑身发软,便靠著,然后躺下??墒歉仗上?,就摸到床上的粘东西,怕糊到裤子上,就起来用扔在床上的毛巾擦,感觉擦乾净了,才又爬上床去。

      迷迷糊糊地感觉眼睛突然发烫,头都热,好像把头伸进了火炉子一样,一惊之下,我猛地坐了起来。床前站了个黑影,手里那著一团东西。

      「谁?」我紧张地往里缩著问道。

      「我,老鬼,给你用热水捂一下眼睛,要不明天肿的更厉害?!刮业男姆帕讼吕?,他把手里的一团东西递过来,说:「给,你自己弄?!姑砗芴?,不知道他半夜那里弄的开水。我躺下,把毛巾捂到眼睛上,有点烧疼感,换了一面,稍微好些。

      毛巾不热了,光是湿,我放到桌子上,就看见「老鬼」下床来,把毛巾拿走了,然后在空床的位置有用暖壶往脸盆里倒水的声音,一会,一个热的烫手的毛巾就又递过来。

      我说好了,不要;他不行,我觉得还是顺著他,就又缚到眼睛上。

      第三次,他给我换完热水后,就把我往床里面推,想上来,我把毛巾一下扔给他,不让。

      猛然那毛巾又飞回到我脸上,「叫你捂你就捂,傻B吗?」声音很大,我一害怕,就赶紧捂上,当他再次拨我身体的时候,我也急忙朝里挪过去。

      他上来躺到边缘,并转过来把我搂住。我捂著毛巾,看不倒他,感觉他手从我衣服里往进伸,就想著忍到天亮吧,不敢反抗。

      毛巾凉了后被他取走,然后继续摸我胸部,我觉得躺著能看到他,一看他我就害怕,便转身朝里侧著睡,他就用手解我裤子,我拦了两下,想起熬到天亮的目标,就忍著让他解开。

      解开后他并不是为了摸,而是又拉著脱到大腿处,然后早硬了的鸡巴就从我屁股沟里戳过来,插了进来,外面有些疼,但里面仍然湿著,很滑溜,他不用力我也没有阻拦。

      他的时间长,没完没了的在后面插,我想睡又睡不著,慢慢还就兴奋起来。

      他可能猜到我有感觉了,起来把我裤子拉著脱掉,然后自己也脱光,躺下仍然侧身,边摸我乳房边搞。

      这个姿势不是太舒服,再说我对他总是害怕,不愿意转过来,所以我只是舒服,离高潮可还远著。

      他射完后,我也不动,可真的困了,刚睡著,感觉他又硬著插进来。

      于是就这样在迷迷糊糊中感觉被他插了一夜。

      ……

      天亮了,他睡得像个死猪,还流著口水,想起昨天晚上那副嘴脸,我有心在那儿踏几脚。

      我悄悄起来,用脸盆里的水把阴部洗了一下,穿好衣服,整理好头髮,躡手躡脚地开门出去。

      早上的火车八点到这个站,因为是週日,站台上等车的人很多,我担心他们有人追出来,就躲在人群中一直盯著他们宿舍的方向,好在什么事情都没有。

      回到家,老公不在,去加班了。我对著镜子看,眼睛发青发红,但已经不肿了,我就开始翻箱倒鬼柜地找衣服,然后提著向澡堂跑去。

      我再没坐过那列火车,回家只坐汽车,而且回的少了,一个月回一半次还可以请假。

      我没有告,也没给任何人说过,开始的时候晚上老做梦,梦见他们要杀我,说要杀死了埋在有毒蛇癩蛤蟆的芦苇里,有时候还能梦著自己怀孕了,生了个癩

      蛤蟆,吓出一身冷汗。

      第二个月月经没来,我有推迟的毛病,就没管,可是眼看又要满一个月了,才害怕起来。老公以为是自己的,想要,和我闹仗,还告诉给他母亲,我坚持著做了人流。

      后来我又怀孕了,不再有怀疑,于是生下来,是个男孩,就开始拉扯孩子,周转生活,那件事情也慢慢从睡梦中、脑海里消失了。

      【完】